从恒生电子自身来说,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可能性也很低,其于2015年大牛市的营收及净利润为22.6亿4.51亿,分别上涨56.52%和25.86%,但是相较于一笔4.4亿罚款,这点微弱的盈利似乎也并不值得恒生电子再次冒险。

“纾困资金的扶助对象是控股股东,而非上市公司。从财务报表层面来看,尔康制药本身并不缺钱。”上海某大型私募基金医药研究员李林(化名)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。截至2018年9月末,尔康制药的资产负责率仅有5%左右,总计3.12亿元的负责均为经营性负责,并无有息负债;而同期公司账上货币资金还有10.16亿元。